蔡董《來去巡田水-臺灣農村與農業地景變遷紀錄計畫之二》專題/台銘新聞網

日期:2021-07-12 08:45:41

台銘新聞

  財團法人農村發展金會在農委會的支持之下,正式展開農村聚落變遷紀錄編纂工作,從雲林縣古坑鄉麻園村著手,在 #劉義岳村長 的大讚聲、#長廷老師擔任主撰與在地年輕人 #揚琦、湘婷、峻毅及目前在麻園村工作的侑均,還有選擇園麻為退休居住地的雲科文資退休 #三郎老師與正任教福智國高中的 #芝麟歷史老師等人的投入,從蒐集調查資料、訪視紀錄相關人事物,我們發現了……
麻園聚落「#種菸人」與「#菸樓風情」
「#最早」的菸樓,陳石收(1918年,大正7年生)家族菸樓,約建築於民國37年(1948年),目前僅剩菸樓一角,後來陸續建築的磚造菸樓,其牢固於今可當居家使用。(待續)
吳汝蔭家族全盛時期種菸面積約有7公頃,菸樓高達7棟之多;凃科家族「#最美」的菸樓,極具建築美學,經過的路人都忍不住會多看幾眼。(待續)
林復旺(1905年,明治38年生)於民國47、48、49年 (1958-1960) 連續三年獲臺灣省菸酒公賣局頒發「#種菸成績優良」獎;林福源家族亦投入種菸產業且擁有二棟菸樓。(待續)
陳益謙(1933年,昭和8年生),國民學校畢業10幾歲即開始務農學習種菸仔,當時算是年紀「#最小」的菸農。今年幾近90高齡的陳益謙,也算是麻園村年紀最長的菸農,仍在務農,不僅種菸,種黃麻、種稻、種洋菇、養蠶、種藺草、織草蓆、種柳丁、甜丁、紅柑、葡萄柚等都難不倒他。(待續)

末代菸採收
而陳克昌(1947年生)種菸時間「#最久」,曾獲古坑鄉農會頒「#模範菸農」獎,菸酒公賣局收購人員常私下誇:「你的菸最漂亮」,這對農民來說是至高無尚的榮耀,也促成他堅持幾近60年的種菸產業,直至民國106年 (2017年) 菸酒公司不再與農民契作,成為末代也是麻園村「#最後一位」菸農。(待續)
每年8月間,農民開始整圃、培育菸苗,於二期稻作將收成時便移植到稻田中,藉由稻株掩護,減少日曬,割稻後菸苗已漸茁壯,再經培土、施肥、噴藥、摘側芽、除菸花。到十二月下旬開始分7-8次採收菸葉,擔著一擔一的菸葉,走出菸田、走過田梗、走上馬路、回到菸樓地點,再將菸葉一葉葉用菸針串成一篙一篙,然後把一篙一篙的菸葉接放於烤菸室一層一層的菸架上(一焙菸約有400至450篙),再起火烘焙,從此24小時都要控制好既定的溫度,由32度開始以柴火加溫,每天上升3-5度,一直到72度菸葉烘乾為止,這一切都得靠人力一步一步來完成,時間約為一星期「#出焙」,如此每週7日循環著,直到農曆過年後。

最早的菸樓
菸葉產期,農民白天忙著採菸葉,每隔一定的時間就要回來巡視溫度,添加柴火,晚上則要守在「#竈炕坑」,邊打瞌睡邊注意爐竈內柴火,溫度太高不行,造成菸葉太焦,就賣不到好價錢,甚至偶有引起火災,造成重大損失;溫度不夠也不行,葉梗不乾,再處理就更費時費力,同樣賣不到好價錢。一切都要「督督啊好」,因此村裡的小孩都得學會如何從觀察窗觀察烘焙室內溫度計的中心溫度、也要幫忙添加些柴火,讓無暝無日工作的父母有稍微喘息的機會。

吳汝蔭家族另一菸樓形式。
種菸很累人,但因當時菸葉有菸酒公賣局的保價收購,其成本是以技術工的薪資來計算烘焙的人工費用,而且也有加計晚上加班的費用,所以價格比其他作物高了許多,使得村裡的農民為養家都願意咬緊牙關,年復一年的撐下去。
麻園聚落菸產業全盛時期曾有高達26棟菸樓,從大阪式菸樓,最早期的土角墻、蓖籬仔墻到磚仔墻不一而足;如今菸產業已逝,菸樓也因不復使用,以致拆的拆,毀的毀;只剩幾棟菸樓向黃昏,於今,聽聞菸農的辛勞艱忍,令人景仰與懷思。

末代菸農陳克昌夫婦
因基金會的「#臺灣農村與農業地景變遷紀錄計畫」,給了麻園村子裡的年青人投入尋訪家鄉的機會,因投入深入了解家鄉今昔之人物景緻,喚起了年青人對家鄉的想望,他們用他們掌握科技技術的強項,為「#麻園村史」開設臉書專頁,不管是老照相也好、老厝也好、老樹也好、老農說從前也好,他們熱情的想「喚回從前的回憶,留下時間的印記」,也希望讓更多人看見自己家鄉今昔的美好。請看「麻園村史」給個鼓勵 !
前往麻園村史:https://reurl.cc/9r0RoX
#財團法人農村發展基金會
#雲林縣古坑鄉麻園村
#來去巡田水
#臺灣農村與農業地景變遷紀錄

 

台銘新聞網

電子信箱:goodtiming6s@gmail.com
LINE- ID:timingnews